《我的姐姐》是“亲情”淡了,还是时代在改变?

2021-04-08 09:43   来源: 互联网    阅读次数:2550

近些年来,随着女性意识的觉醒,越来越多的影视作品开始关注女性,挖掘女性特有的魅力。假如说,2021年春节档的黑马电影《你好,李焕英》开了个好头,告诉我们,妈妈是怎样一个人。然后在清明节时,电影《我我的姐姐》就告诉我们什么是我的姐姐。

长姐如母,长兄如父,几十年前,如果父母不在,兄弟姊妹都要尽一切努力,抚养弟妹。

现在的“二胎”和兄妹年龄差距较大,彼此之间的“亲情”也不那么浓烈。

四月二日,电影《我的姐姐》在各大影院正式上映。这部电影《我的姐姐》上映后,也受到了不少观众的好评。很多观众在观看的时候被感动了,流下了眼泪。

就目前而言,《我的姐姐》的票房成绩还算不错,上映后迅速突破亿元大关,升势也十分迅猛,名列清明档票房第一。姐姐》的口碑也非常好,很多影评人对它的评价都非常高。

[张子枫成功的身份转换,从妹妹变成姐姐]

以张子枫为主角的《我的姐姐》也在这部电影中扮演了重要角色。以前一提到张子枫,很多人心里都会想到她还是个小我的姐姐。而且在《姐姐》里,张子枫不再是那个大家都很宠爱的“姐姐”,而是一个“姐姐”。

长大后的张子枫,她的演技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可,尤其是张子枫的哭戏,极具感染力,让人忍不住跟着落泪,这样的共鸣真是难得,张子枫的演技简直就是老天爷赏饭吃。

《女导演》的编剧引起了关于女性话题的讨论。

这部电影,导演和编剧都是女性,所以对于这样的女性题材的电影,故事由她们来讲自然是合宜的。

这部电影把家庭中女性的压抑、隐忍,特别是朱媛媛扮演的姑母,塑造得非常贴切,从她身上可以看到很多传统女性的影子。影片《我的姐姐》就是这样的。

在《我的姐姐》上映后,网上对于这部电影的讨论也是蛮高的,有褒有贬,但这样的争议性声音显然是好的,能够让更多的人对现实生活中的某些问题展开讨论,从而能够引发更多人对女性话题的讨论和反思。

"扶弟魔"姐姐:舍弃亲情还是牺牲梦想?

影片中,张子枫扮演的安然,很明显原生家庭并不友好。父母亲重男轻女,执意要生一个二胎男孩,传宗接代,安然显然是不行的。爸爸为了自己的愿望,不愿再见到安然,甚至把安然扔给姨妈,这种寄人篱下的感觉也不好。

这姑娘虽然遭遇了种种不幸,但她还是像小草一样坚强地成长起来,像个孩子一样。而安然的父母也得到了那个心想事成的小男孩,那个弟弟。可是,父母意外离世,弟弟成了姐姐的“负担”。

其中一句话就是,嫁人不娶妈宝男,娶妻不娶扶弟魔。为什麽有这样一句话,其实也可以看出在中国社会,姐姐所承担的责任和担当还比较大。

比如,《我的姐姐》里安然的姑妈,她也有一个“我的姐姐”的身份。明明上了大学,但弟弟却因为上了中专,就要把读书的机会让给弟弟。这对阿姨公平吗?很明显,这是不公平的,但作为姐姐,把机会让给弟弟是理所当然的,而姑妈那一辈的姐姐只能忍气吞声。

时间和思想是不一样的。对安然这一代来说,女性的思想显然是有所觉醒的,面对突然强塞过来的弟弟,安然本来是不愿承担责任的,她也曾挣扎、抗争过,但却无法摆脱这种血缘关系。

“安然和姑母一样,是套娃式的悲剧?”

有人说,“我的姐姐”的命运就像“套娃”,姑妈为了弟弟放弃了理想,安然也是如此。但谁让他们在出生的那一天成为姐妹呢?


安然并不像她的姑母那样,走上了和她一样的付出之路。说安然是因为血浓于水的亲情,让她感动。他没有被道德绑架,而是看到了亲情相伴的人,那个和他血脉相连的弟弟。

必须说的是,女人真的很伟大,也很迷人。他们因血缘关系的束缚,明明可以砍下可以撒手的刀,却因为愿意付出的爱。

事实上,纵观整部电影,不仅有姐姐抚养弟弟,还有弟弟治愈我的姐姐的过程。

我的姐姐为了把弟弟送出去,与弟弟相处,其实弟弟也在用自己的方式治愈我的姐姐,治愈她被原生家庭伤害的心。其中包括哥哥愿意与收养自己的家庭生活,也是为了我的姐姐成全的梦想。

针对当前女性的问题,《我的姐姐》这部电影还是交了比较满意的答卷!

如今很多“孩子”,没有吃苦,只享受快乐,《我的姐姐》的情节非常真实,姐弟情没有那么浓,让一个有独立追求的我的姐姐,养一个“累赘”的弟弟,自然是非常不情愿的。

艺术,源于生活,源于结局,高于生活。

责任编辑:fafa
分享到:
0
【慎重声明】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"中国商讯网"的所有作品,均转载、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,转载、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