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吉祥如意》文艺了一把

2021-01-29 09:24   来源: 互联网    阅读次数:3435

从“煎饼人”到“缝纫机乐队”,原本以为大鹏的导演方向会沿着商业喜剧的方向一路走下去。不料,他的第三部电影《吉祥如意》却获得了圆满成功:打破了纪录片和戏剧的界限,平淡的演员自演,无意中拍摄,反而完成了一个中国家庭的“浮世绘”。影片在北京首映,导演大鹏现身与观众交流。这部电影今天正式上映。


谈到拍摄的缘起,大鹏坦言,一开始,他只是想拍一部关于奶奶过年的纪录片,因为他是奶奶带大的,爷爷奶奶和孙子孙女感情很深。不料,当剧组人员已进入东北老家大鹏拍摄时,奶奶突然生病住院,最终不治身亡。”这对我打击很大,但还是有剧组在运作,所以我把注意力集中在奶奶的一个儿子,我的三叔身上,“大鹏的三叔王继祥成了片中的英雄。


1611883671115850.png


三叔中年时患有痴呆症,依靠老母亲(即大鹏的奶奶)生活。老母亲去世后,谁来照顾不能自理的三叔成了全家的大问题。”“好运”也从这个问题出发,展现了现实利益与家庭成员血肉之躯的矛盾,其中蕴含着巨大的情感能量,不仅是悲叹的时刻,更是感动温暖的时刻。


在影片中,演员刘璐扮演丽丽,她的三叔已经多年没有回家了。除了她,片中其他所有角色都由大鹏的真家扮演。大鹏解释说,当真正的家人出现在现场时,他想用一个专业演员,因为他想有一个专业演员来带动电影的节奏。”例如,在某些场景中,她需要像主人一样抛出一个问题来诱导其他家庭成员回答。没有刘璐,《好运》就成了纪录片。”在拍摄现场,大鹏会告诉刘璐下一场的目的是什么,她要完成什么任务。剩下的就看她自己的表演了,大鹏称之为“沉浸式”表演。刘璐为此也做了很多准备。他很早就下乡与大家相处,把自己当成大家庭的一员。


至于片中其他普通演员,大鹏笑称虽然自己是导演,但作为家里的年轻一代,他们并不把他当导演。他们仍然以最自然的家庭成员的身份与他相处。”我在他们心里还是个孩子,不管我多大。”


整个电影拍摄过程和纪录片拍摄有点类似。大鹏心里没有固定的剧本,只有一个大致的方向,“因为每次回去,我都会面对大家对三叔前途的讨论,所以我知道你会怎么做,我也不想去弥补,而且我不干预现场改变事实。”


在逐渐脱离最初的拍摄轨道后,《好运》的最后一部电影充满了实验和惊喜。就连大鹏自己也对这个结果感到震惊。他把这次拍摄经验总结为“天意”:“在不干涉生活方向的前提下,让我们尽可能地去拍摄。一系列的意外也让影片最终的亮相与我的想象完全不同.“


从《好运》的筹备到上映,用了三年多的时间,给大鹏的灵感就是他不断的创作和拍摄。”与综艺节目、网络剧相比,电影的制作周期太长,播出周期太短。因此,我们应该保持高强度的工作状态,让自己‘永远在动’,让相机一直开着。”

责任编辑:无量渡口
分享到:
0
【慎重声明】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"中国商讯网"的所有作品,均转载、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,转载、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!